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 > 正文内容

视频号催热视频剪辑行业:人人都是视频创作者时代

短视频风云再起。6月,张小龙于朋友圈高调“mark”,微信视频号日活用户已2亿。7月,微博推出《微博视频号计划》,称未来一年将向微博视频号分成5亿现金、投入300亿顶级曝光资源。两大巨头在视频号上的火力全开,或使趋稳的短视频战场再迎新格局。

短视频市场自2012年走热以来,烽火不断。从秒拍、美拍等短视频的诞生,到蛙趣视频、小咖秀、火山小视频、梨视频、360快视频等短视频的密集面市,再到2017年,抖音、快手崛起,短视频市场从不缺大咖竞逐。短视频也仅耗时8年,便一跃成为中国最市场火爆的行业。一方面市场容量巨大,另一方面用户数瞠目结舌。相关报告显示,2019年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达到6.27亿人,占总网民数的7成。2020年,短视频市场规模或将达到600亿元,且依然有较大的上升空间。

短视频竞逐的背后是时间的争夺,是商业模式的逐鹿,更是时代大势的占领。短视频诞生前,图文Feed流代表最先进的内容生产力。短视频诞生后,这一称呼也随之易主。相较于图文,短视频更具形象性和观看性。

而抖音、快手将这种形象性与观看性推向高峰。前者将一二线城市95后、00后、白领生活的精彩分享,建立了一种新文化潮流,后者将三四线城市及小镇青年的生活抒发,有人评价,看快手视频,品百味人生。可以说,二者在消费升级、娱乐升级的大潮下,捕捉并传递出与众不同的生活姿态与具有共鸣感的文化形态。说到底,二者的成功是建立在技术变革、精准运营基础上,更是建立在优质内容的生产上。视频为王的时代,同样是内容为王的时代。

欲搅动一池春水的视频号的也深谙此道。从视频号的几个DNA来看,都非常助于内容的打造。一是视频号将微信个人号的圈子边界打破,只要你的作品足够优秀,那么理论上,不只是一二线或者三四线,而坐拥12亿用户的微信生态平台,将成为你的粉丝平台。内容受众的连接将会更海量;二是低门槛,基于社交,认可度和传播更加方便,并且优质内容会被打上标签,更容易得到官方推荐,甚至有上热门的机会,创作者的创作热情会得到进一步激发。

如同抖音、快手一样,视频号也在致力于成为人人都可以记录与创作的平台。从目前2亿日活用户规模来看,视频号已初步成功,并极有机会搅动短视频这池春水。但挑战也并不就少。数据显示,全国6亿多短视频用户中,拥有万级粉丝的账号不到10万个,不足总量的1%,相比亿级的用户注册数,内容创作者,尤其是内容创作者的数量寥寥。这是视频号要面临的挑战,也是整体短视频面临的挑战。人人都可记录与创作的时代,并不是真的人人都会去记录与创作。

究其原因,除了创作激情与热情并非人人皆有,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,相比于图文,视频创作门槛较高。理论上来说一个人只要不是文盲就可以写文章、发微博,然而制作视频却不是如此。要制作精美、优质和创意的内容,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有难度。早前的“古典自媒体”就透露出这一难题。很多人在视频化转化的第一步——“制作视频”就止步了。

也就是说,优质的短视频内容,或者说短视频内容的低维,也是短视频平台发展的第一步——要充分给与视频生产者更好的条件、更大的动力去创造优质的视频。除了需要设计流量、变现等核心激励机制,还需要在生厂力工具、创造力工具上多给与创作者助力。所谓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这其中,视频剪辑软件必不可少。

困境与挑战之处,也正是机会蕴藏之处。目前抖音已推出剪映、快手推出快影,微信视频号也关联微剪、腾讯云剪配套服务。但总体来说,目前这些视频剪辑都偏轻量化,属于对 “主业“加持的增值服务范畴,对于有中高阶需求的创作者来说,并不一定能满足。创作者视频剪辑中高阶需求的满足,对短视频与视频剪辑平台来说都是契机。

对短视频平台来说,与优质视频剪辑平台合作,来降低创作门槛,是一个重要的突破口。而这也并非新做法。放眼海外,2007年,YouTube选择联手Adobe,而非自研,推出视频编辑工具,通过 Adobe的加持,用户可创作更具专业水准的作品。随后,YouTube上原创内容层出不穷。众所周知,YouTube目前已是全球最大视频平台。放眼国内,这几年京东、英特尔、荣耀陆续与中国最大消费类软件出口商、A股上市公司万兴科技牵手,通过与旗下视频剪辑品牌万兴喵影合作,强化电商、创意PC、Pad生态发展。联手,并且是同更谙本土用户需求的本土企业联合,而非一手包揽,将生态扩大,这对于打造开放生态的快抖及视频号来说,或许都极有借鉴意义。

对于本土视频剪辑平台来说,尤其是对于实力较强的综合型软件企业来说,机会同样千载难逢。当前视频创意相关软件的三类玩家中,除了将视频剪辑作为增值服务的剪映、快影,以及专注视频剪辑的软件产商来说,数字创意软件综合型玩家最容易脱颖而出。典型企业如万兴科技,有视频剪辑领域的经验沉淀,也有视频转换、视频素材等视频相关创意软件领域的广泛布局,可多维赋能视频生态,可谓中国版Adobe。这些企业若是能抓住视频号等新的机遇口,将迎来其自身发展的全新时代。

狭路相逢,勇者胜。视频时代,“内容为王”是不变的勇者胜利之法。而内容不仅依靠创作激情热情、平台的创作激励,也需要创作工具的助力。立足于全球最活跃的短视频市场,视频剪辑这类创造力工具已然迎来黄金时代。在进口替代、5G时代、视频号等短视频新形态多重利好因素加速下,视频剪辑这一黄金赛道还将迎来全新契机。

而在一个人人都有机会成为作者的时代,联合视频剪辑在内的短视频生态各参与方,使短视频走向短视频+,或许正是视频号类甚至是短视频战场新的变革机遇。日本“经营之圣”稻盛和夫曾说,用当下的眼界限制对未来的想象是世上最愚蠢的事情。在短视频领域,这句话也很契合——短视频市场还远未到说格局初定的时候。短视频战场风云再起时,也正是各玩家弯道超车之时。

相关文章

3个赞就能上热门?视频号重大改版后,我发现了这些秘密!

3个赞就能上热门?视频号重大改版后,我发现了这些秘密!

你还在坚持更新视频号吗?(还在坚持的可以留言举个手)视频号作为今年微信平台对视频内容的重点布局,从一开始就被寄予厚望,早早拿到门票的人已经靠视频号培训课程赚了一笔,没有拿到号码牌的人依然在等待,只是期...

微信视频号会成为短视频的下一个风口吗?

微信视频号会成为短视频的下一个风口吗?

‍‍2020年1月21日,微信视频号正式开启内测,作为另一种形式的‘朋友圈’进军短视频舞台。官方介绍中指出,视频号是微信的短内容,一个人人可以记录和创作的平台,也是一个了解他人、了解世界的窗口。从抖音...

剑指生态闭环 微信视频号突围短视频

剑指生态闭环 微信视频号突围短视频

“视频号是张小龙亲自在带团队做。”这是多个入局了视频号的创作者的认知。这也让他们看出腾讯对视频号这一产品的重视。一位头部MCN公司的创始人告诉记者,在去年他们就接到了微信的入驻邀请。继数个短视频产品失...

内嵌的“视频号”,能否撼动快、抖地位?

内嵌的“视频号”,能否撼动快、抖地位?

短视频高地的争夺是一场长期战争,自2013年前后孵化出秒拍、微视,到今年纷纷发力的“视频号”,微信、微博两大社交平台,对短视频的兴趣从未消减。不完全统计,腾讯和微博分别推出过十几款的短视频独立APP,...

视频号是有机会,但不适合所有人

视频号是有机会,但不适合所有人

最近微信视频号在产品层面保持了高频率的迭代,龙哥在朋友圈也公布视频号用户数破了 2 亿,并正在高歌猛进。据说,现在粉丝 7 万左右就是排名前几的大号,官方希望有更多「个人IP」的涌现,而不是机构账号。...

视频号来势汹汹,抖音该焦虑什么?

视频号来势汹汹,抖音该焦虑什么?

“2亿,只是一个开始,mark一下,因为再不mark就三亿四亿了……”6月22日张小龙发了一条朋友圈,展示视频号全面开放后,用户的增长速度不容小觑,也引发了众多业内的热议与讨论。从目前的态势来看,视频...